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知识

逍遥爆烈武神第六十章惟愿在剩余光线面前

来源:重庆星座网 时间:2020年09月26日

爆烈武神 第六十章 惟愿在剩余光线面前

忽然回过神来,看着对方关切的目光,廉尺缓缓摇了摇头。

“没事就好,难得我精神好,咱们父子今夜聊个通宵吧,就不睡了……我怕再醒不过来……”

廉甲的声音再次传入耳中,声音嘶哑之极,也无力之极,甚至不仔细听根本听不清楚,廉尺心中一黯――他就快要不行了……

其实有很多征兆的。

之前的廉甲说话中气十足,现在却虚弱之极,廉尺强吸天地元气,制造出这么大的动静他也没能察觉到,甚至一直没能发现对方的动作……

回光返照,终究只是返照,返照过后,便要回去了……

不会再有光。

想到此处,廉尺有些心慌,忽然心中一动,赶紧内视自身,顿时大吃一惊!

方才血脉天赋的出现太过骇人听闻,以至于他居然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竟已突破至玄骨境了!

最为标志性的,喉间那块横骨,虽然无形,但却一直存在,就像是喉咙里卡了块什么东西,阻止自己的发声,廉尺之前曾试过无数次,尝试用自己强悍的身体控制能力去操控声带发声,却始终不能成功,原因就是那块看不见摸不着,玄之又玄却又真实存在的横骨。

但现在,廉尺却分明感觉到,横骨已经不见了。

其实在他突破至玄骨境的时候,血脉天赋第一重被唤醒,在那一刻,喉间的横骨就已经被炼化了。

廉尺平复了一下心情,深吸一口气,尝试着去开口。

但他心里却忽然有些犹豫了……

开口的第一句话,该说什么?

他并不是廉甲真正的儿子,虽然廉甲再次赋予了他全新的生命体验,无形中已将那人当作父亲看待,但……终究不是真的。

他忽然陷入了矛盾中……

恍惚间,眼前的情形豁然映入眼帘,看着那个衰败得不成样子的老人,廉尺心中不再犹豫,狠狠吐了一口气,慢慢张开了嘴,嘴唇微微发颤,就像是一个渴望自由的孩童在逃学前的眼神,充满希冀又隐藏着矛盾……

此时的廉甲,虽仍是在说话,但他自己也没意识到,他说话的声音已经微不可闻,只是唇齿间有嘶嘶的进出气声,昭示他还活着。

他的意识也开始渐渐模糊,慢慢天旋地转,眼前逐渐黑了下来――那是他实在撑不住,眼皮开始慢慢合拢了。

合拢,便是离去。

廉甲心里一阵悲哀,我这就要走了吗?

正在这时候,忽然一道古怪的声音传入耳中,听起来就像是手指敲击桌面发出的声音,发声极轻,也极别扭……

却如同晴天霹雳,响彻耳边。

“弟……弟……”

心中猛地一颤,廉甲用力睁开合拢一半的眼皮,震惊地看着眼前之人。

他已经油尽灯枯,瞳孔也已然有些发散,眼前只能见到个大概的影子,于是他试着瞪大眼睛,想要看得清楚一些。

昏暗的小屋内点着油灯,如今光影竟似全部移动到了廉尺的身上,随着他的身子,放着毫光。

他终于看清了,那是廉尺。

他的儿子竟然开口说话了?

虽然穿越到这世界一年多都没说过话,加上横骨初被炼化,大概也会有些后遗症,旁人或许是掌握不好发音。但廉尺的身体控制能力何等强大,横骨已去,掌握声带发声这种事情对他来说大概就像旁人吃饭喝水那般简单,但他却偏偏……讲不出来。

他就像一个初学会说话的孩子一样,努力想要掌握声带去发声,却心乱如麻,似乎也忘了运用自己那种控制身体的能力,脑海中不停闪过一副又一副画面……

那人向余暇赔着笑脸为他求取丹药,在后山采到药草时的满脸喜悦,看着自己喝下药汁时满足的神情,看到自己努力修炼时脸上的欣慰,目睹自己没有练剑天赋时的痛苦表情,发现自己有事情瞒着他时的心痛与黯然……

那些画面……太多了……

有些记忆似乎很远,好像有些混乱了,仿佛是很多年前一般,那时他说,不要再相信人类的情感,那些不过是拖累而已。然而吃一亏却没长一堑,他昏迷在床的时候,那人燃烧生命之力御剑飞行,去取冰系妖兽内丹,那燃烧生命的一剑,仿佛也刺到了他的心底最深处,让他的生命也从此燃烧起来,之后醒来,他在心中对自己说,我是人。

因为已经是人,所以无法理智。

所以心慌,忘了去控制,忘了去操纵,身体的一切仿佛遵循着本能,然而这该死的本能,却害他始终没办法叫出那一声来。

因为久久说不出来准确的发声,于是更加心慌,继而心急如焚,越急越想说清楚,可是越急越说不清楚,他努力张大嘴,一张脸憋得通红,但说话却越发艰难。

“弟……弟……弟……”

廉甲怔怔看着他。

脸颊上,两行泪缓缓流了下来……

这一刻,死神的力量仿佛也被冻结了――廉甲的身体依旧散发着腐朽的味道,精神依旧萎靡得近乎干竭,甚至口中已经完全无力再说话,油尽灯枯得不能再油尽灯枯。

但他就是赖着不肯以避免周期性金融危机的覆辙。死去,满脑子翻来覆去都是一句话……

我的儿子,开口叫我了!

他忽然欢喜得想要大声喊叫,可是明明叫不出声来,于是他死死地盯着他,头稍微往侧面偏了一点点――就这一点点,似乎也用尽他全身的力气一样。

他想在离去之前,多看面前这个人几眼,牢牢记住这个声音。

“弟……弟……”

昏暗的灯光下,一个少年站在破烂稿絮的床头,艰难开口,语调古怪,一张脸扭曲得几乎变形,而更古怪的是,他竟然结结巴巴的,含糊不清的,冲着一个天赋过人却老实本分偏偏又有些命苦还有点粗神经有点爱吹牛逼的驼背老头叫弟弟,这气氛怎么看怎么怪异无比。

廉甲却满脸欣慰的笑了。

“哈……哈……哈……”

他大声长笑,却只发出了类似于“哈哈哈"的三声大喘气……

他的身体已经衰弱到发不出声音来了。

见此情形,廉尺心中更是焦急,于是更加急促地发声,想要清楚地说出那一个字。

“弟弟……弟……”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了……

就像我们仍未知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廉尺仿佛也忘记了该怎样去本能地发声,他心里忽然有些恨,为何这世界的发音与前世不同?

有一个少年,管一个老头叫弟弟,他很慌张,一脸焦急恼火的样子,似乎很害怕叫完了这一声那个老头便再也听不到下一声一样。

有一个老头,他一直在笑,一直笑,笑声就像是哮喘病人发病时的情景,但他的神情却很是欢喜,简直欢喜得不得了。

――因为那个年轻人开口叫他弟弟……

“弟弟……”

这声音不大,却仿佛传遍了整个小院,整个后山。

虫鸣鸟叫不再,风吹草动无声,连月亮也悄悄藏到云朵后面,似乎不忍直视眼前的场景。

不知何时,闪电貂早已回到了小院,眼眶里浸满了泪水,嘀嗒嘀嗒地直往下落,那双火红色的眼睛倒像是哭红的,它就这样安静地趴在门口,怔怔地看着眼前那一幕。

后山上,小院里,破屋后续航班也根据天气情况进行了调整。中,那一幕……

廉甲直直盯着儿子,目光无比认真,无比仔细,他伸出手想抚摸儿子的头,却只是手指动了动,伸了不到两厘米的距离,便再无力气。

廉尺看出来了,于是一边更加焦急地努力发声,一边趴在床边,把头凑了过去,又将那人的手轻轻抬起,搭在自己的头上。

“弟……”

他的面孔已经扭曲到有些狰狞,眼神慌张得像是马上要丢失什么最宝贵的东西,嘴竭力张得老大,再次出声。

那一声短促无比,也慌张无比。

可是,终究还是没能成功。

廉甲再次笑了,却还是没能笑出来。

“哈……”

还是喘气声,并且只有一声,他的力气似乎已经用尽,只能发出这一声了。

他的手就搭在儿子头上,他怔怔看着儿子,想顺着儿子的头皮抚摸一下,却只是手指轻微动了一点,随即停下,再也不动。

廉尺身子一震。

他感觉到了那人的大手在自己头上轻轻地动了一下,像是用手指按一下自己的头一样,可是只按了一下发尖,连头皮也没摸到――那人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

那一瞬间,他清楚地看到那人眼神逐渐黯淡的刹那一凝,仿佛是这一凝,凝聚了他此生最后的力量,怔怔的看着儿子,说了一句话。

他口中再无力说话,只能发出咿咿呀呀之声,听着也模糊无比,但廉尺却身子一颤,像是被电棍击中了一样。

他听得很清楚,很明白,那人分明是在说。

“你是我的骄傲。”

然后……

搭在头上的大手缓缓滑落。

廉尺想起了自己从前看过的无数部关于亲情的电影电视剧,那些艺术作品到结尾的时候通常是背景昏暗,只有一束灯光打在临终的那人身上,很明亮很温暖的的那种,然后躺着的人颤抖着说出几个字后,溘然而逝……当时身为机器人的他并不能体会到这种感觉,靠着脑补与猜测,再加上一点自己的理解,大概知道那是一种很美好很珍贵的东西,也是自己却从未拥有过也不可能有机会去拥有的东西。

现在他知道了。

山洞里,余暇要杀他的时候,那个人挡在他身前,整个世界就只有那个背影,佝偻,却高大得好像一座山。

那一刻,他似乎真的看见了一束光打在那人的身上。

忽然之间,他似乎什么都懂了,就像是顿悟一般,前世积累的那些庞大信息在他脑中瞬间融会贯通,再无需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凡事都参照电视剧来了。

廉尺泪流满面,嘶哑着声音,轻轻开口。

“爹……”

这一次,他终于将字音咬得清楚明白,丝毫不差。

可惜那人却再听不到了。

那束光也已经熄灭,不会再有光了。

……

(章节名是张国荣《最冷一天》里的歌词,下一句是“留下两眼为见你一面”,实在是因为想不出来合适的标题了……

另:张国荣是我的偶像,嗯,还有陈奕迅,恰好这首歌两人都唱过,真真是听得我泪流满面,可以骄傲地说一句,90后也有情怀吗?好了就这样,谢谢大家捧场看书,祝各位留住这世上最暖的一面――这一句当然也是里面的歌词……)


吉林有没有医院治疗白癜风
新生儿可以贴丁桂儿脐贴吗
咸阳白癜风医院排名
标签:
友情链接+
重庆星座网